王氏名人 >>

近代鉴藏家、书法家王懿荣

副标题:__   文章来源:__   责任编辑:susu
  编辑 

上传时间:2016/11/25 17:07:39

1.jpg

王懿荣(1845-1900年)字正儒,一字廉生,原籍云南,山东省福山县(今烟台市福山区)古现村人。生性耿直,号称“东怪”。中国近代金石学家,鉴藏家和书法家,为发现和收藏甲骨文第一人。光绪六年进士,授翰林编修。三为国子监祭酒。庚子年,义和团攻掠京津,授任京师团练大臣。八国联军攻入京城,皇帝外逃,王懿荣遂偕夫人与儿媳投井殉节,谥号“文敏”。

王懿荣泛涉书史,嗜金石,撰有《汉石存目》、《古泉选》、《南北朝存石目》、《福山金石志》等。与翁同龢、徐郙、潘祖荫、吴大徵、罗振玉、刘鹗等鉴藏家和学者交游密切。

善书法,为清末书法四家之一。深得慈禧赏识,慈禧御笔作画,时命王懿荣题志。

见《清史稿》、王崇焕辑《王文敏公年谱》、《王懿荣文集》、吕伟达著《甲骨文之父--王懿荣》等。

人物生平

王懿荣出身仕宦世家。祖父王兆琛,嘉庆二十二年(1817)进士,官至山西巡抚。父王祖源,官至四川成绵龙茂道。王懿荣少时勤奋学习,以议叙铨户部主事。

十五岁随父进京。青年时代,泛涉书史,“笃好旧椠本书、古彝器、碑版图画之属”,尤潜心于金石之学。足迹遍及鲁、冀、陕、豫、川等地,搜求文物古籍。“凡书籍字画、三代以来之铜器印章、泉货残石片瓦无不珍藏而秘玩之”。曾先后拜访当时著名的收藏家、金石学者潘祖荫、 吴大徵等人, 共同切磋,中进士之前,即成为名闻京城的金石学家。

光绪六年(1880)中进士,选庶吉士。光绪九年(1883),任翰林院编修,数次上书言事。光绪十五年(1889),记名以御史用。光绪十九年(1893),任河南乡试正考官。

光绪二十年(1894),大考一等,升迁侍读。次年,入值南书房,任国子监祭酒。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日军占据威海,分陷荣城,登州大震,王懿荣请归,回乡办团练御敌获准,又请调记名提督、堂弟王鸿发驰援威海。和议成,还都,特旨补祭酒。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母忧,解职。守丧期满,复国子监祭酒。王懿荣七年间三为国子监祭酒,“诸生得其指授,皆相勉为实学”,时人称其为“太学师”。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通过山东古董商人范维卿,王懿荣首次发现甲骨文,并将其断为商代。该发现轰动中外学术界,把汉字的历史推到公元前1700多年的殷商时代,成为甲骨文研究的奠基人。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攻掠京津,侍郎李端遇与王懿荣被任命为京师团练大臣,“参与京城防守事宜”。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李鸿章与八国议和,皇帝与慈禧出逃。王懿荣遂书绝命词,偕继室夫人谢氏与长媳张氏,投井以殉,年五十五。

同年九月,清廷予殉难祭酒王懿荣世职,谥号文敏。

收藏成就

《清史稿》云“懿荣泛涉书史,嗜金石,翁同龢、潘祖荫并称其学”。凡书籍字画、金石印章、钱币瓦当,无不珍藏。感叹收藏之艰,王懿荣作诗云:“典衣还惹群书债,折券时蒙小贾羞。”

王懿荣常与同僚鉴藏家翁同龢、徐郙等切磋交流。徐郙购得宋拓虞书《庙堂碑》,王懿荣作《为徐颂阁尚书题所藏宋拓虞书〈庙堂碑〉长安本》一诗:兰亭秘妙覃溪通,千两黄金说涪翁。

城武长安合买本,从来唐拓总朦胧。(《王懿荣集》)

王懿荣建有“天壤阁”、“海上精舍”、“天绘阁”等藏书处,其制式与规模堪与宁波“天一阁”藏书楼相媲美。藏书中不乏宋元刊本,以宋刻《汉书》为最珍贵。所藏稿本甚多,如《王渔洋诗稿》、《池北偶谈》原稿等。

藏书印有十数枚:翰林供奉、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印、廉生登来、慈圣御赐多受福祉、海上精舍藏本、小莲花室、天绘阁、湛华阁藏书印,等。

金石学家与收藏家叶昌炽曾观其所藏,叹其“鉴别之精,近时收藏家无以过矣”。

著述与书法

著有《汉石存目》二卷、《南北朝存石目》八卷、《天壤阁杂记》一卷、《古泉选》、《翠墨园语》、《福山金石志》等书。

王氏富藏古玺印,其后人辑录复刊本《福山王氏劫余印存》一册,殆庚子之役藏印散失后仅存者。胡厚宣所著《五十年甲骨文发现的总结》一书说,王懿荣于1899年首先发现甲骨刻辞,并断为是古代文字,是我国第一代甲骨学家。

王懿荣又以精研古币见称,与钱币名家鲍康(鲍子年)、李佐贤(李竹朋)、杨继震(杨幼云)、潘祖荫(潘伯寅)、胡义赞(胡石查)、吴大澄(吴清卿),以及稍后之刘鹗(刘铁云)、罗振玉(罗叔蕴)诸人多有交游。据罗振玉《俑庐日札》称,王氏殁后,所藏钱币为刘鹗所得。其钱币学方面著述,已刊行的仅有神州国光社版《古泉精选》一卷。

王懿荣善书法,楷、行、篆书皆有成就,清末四书家之一。传世作品多为信札和对联,为收藏者所珍。

学术成就

王懿荣是发现、收集和研究甲骨文第一人,国际上把他发现“龙骨”刻辞的1899年作为甲骨文研究的起始年。

王懿荣对甲骨文字的最初判断,被后来的研究所证实。王懿荣对我国古代文物有着精深的研究,殷墟甲骨文经他之手,从“龙骨”变成了珍贵的古代文化研究资料,避免了被继续当作“药材”而遭毁灭的厄运。王懿荣对保护和发扬我国古代文化遗产和甲骨学的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甲骨文的发现,不仅标志着中国有了将近四千年有文字可考的历史,而且为研究商朝历史提供了极其宝贵的资料。甲骨文的发现,直接导致了对安阳殷墟的发掘,其重要性可以同古希腊的特洛伊遗址的发现相媲美,并形成了甲骨学和殷商考古这两门全新的学科。

甲骨文与明清档案、敦煌文书、流沙坠简并称中国近代史上史学领域的“四大发现”。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先后流散到十二个国家和地区,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以收藏有中国的甲骨文为荣。甲骨学已成为国际上一门新兴学科,它不仅是中国的学问,也是世界性的学问。

王懿荣还是一位文物古迹的保护者。他看到不少古墓葬、古遗址或遭破坏,或被盗掘,曾上《请重申旧章封禁天下古墓疏》,建议清廷加强对古墓葬与古代文物的保护。其保护范围包括历代帝王陵寝及先王、先贤、忠臣、烈士墓葬以及方志所记著名古墓或无名墓等,而对那些私挖古墓、开棺盗宝者,一经查获,严刑治罪。

王懿荣一生搜集和研究了大量古代文物,经常与当时著名的金石学家一起切磋学术,其丰富的收藏和研究,推动了传统金石学研究向“古器物学”阶段的转变,为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形成积累了大量资料。其主要著作有《汉石存目》、《六朝石存目》、《王文敏公遗集》(八卷)等。《天壤阁丛书》是王祖源、王懿荣父子历时几十年共同编辑刊行的一套大型训诂学丛书,共二十函四十余卷百余万字。





0
0
0
浏览量:218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