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文化 >>

尚书度支郎中天章阁待制王公神道碑铭(王质)

副标题:王公神道碑铭   文章来源:中华王氏网   责任编辑:fangfang
  编辑 

上传时间:2016/12/22 23:56:40

公讳质,字子野,其先大名莘人。自唐同光初,公之皇曾祖鲁公举进士第一,显名当时,官至右拾遗,历晋、汉、周。而皇祖晋公,益以文章有大名,逮事太祖、太宗,官至兵部侍郎。当真宗时,伯父文正公居中书二十余年,天下称为贤宰相。今天子庆历三年,公与其弟素,皆待制天章阁。自同光至庆历,盖百有二十余年,王氏更四世,世有显人,或以文章,或以功德。

公生累世富贵,而操履甚于寒土。性笃孝悌,厚于朋友,乐施与以赒人,而妻子常不自给,视荣利淡若无意。平居苦疾病,退然如不自胜,及临事,介然有仁者之勇,君子之刚,乐人之善如自己出。初,范仲淹以言事贬饶州,方治党人甚急,公独扶病率子弟饯于东门,留连数日。大臣有以让公曰:“长者亦为此乎!何苦自陷朋党?”公徐对曰:“范公天下贤者,顾某何感望之!然若得为党人,公之赐某厚矣。”闻着为公缩颈。其为待制之明年,出守于陕。又明年,小人连构大狱,坐贬废者十余人,皆公素所贤者。闻之悲愤叹息,或终日不食,因数剧饮大醉。公既素病,益以酒,遂卒。

公初以荫补太常寺太祝、监都进奏院,献其文章,召试,赐进士及第,校勘馆阁书籍,随为集贤校理。通判苏州,州守黄宗旦负材自喜,颇以新进少公。议事则曰:“少年乃与丈人争事邪?”公曰:“受命佐君,事有当争,职也。”宗旦虽屡屈折,而政常得无失,稍德公助己,为之加礼。宗旦得盗铸钱者百余人以诧公,公曰:“事发无迹,何从得之。”曰:“吾以术钩出之。”公愀然曰:“仁者之政,以术钩人致之死,而又喜乎?”宗旦惭服,悉缓出其狱,始大称公曰君子也。

判尚书刑部、吏部南曹,知蔡州。始至,发大奸吏一人,去之。绳诸豪猾以法。与转运使争曲直。事有下而不便者,皆格不用。既去其害政者,然后崇学校,一以仁恕宽猛,必使吏畏而民爱。其为他州,州率大而难治,必常有善政,皆用此。

入为开封府推官,已而其兄雍为三司判官,公曰:“省、府皆要职,吾岂可兄弟居之?”求知寿州,徙庐州。盗有杀其徒而并其财者,获之,置于法。大理驳曰:“法当原。”公以谓盗杀其徒而自首者原之,所以疑坏其党而开其自新。若杀而不首,既获而亦原,则公行为盗,而第杀一人,既得兼其财,又2可以赎罪,不获则肆为盗,获则引以自原,如此,盗不可止,非法意。疏三上,不能争。公叹曰:“吾不胜法吏矣。”乃上书自劾,请不坐佐吏。公坐贬监灵仙宫。其后议者更定不首之罪,卒用公言为是,而公贬犹不召。

资政殿学士郑戟、翰林学士叶清臣讼公无罪,始起知泰州。迁荆湖北路转运使。当用兵西方急于财用之时,独不进羡余,其赋敛近宽平,治以常法。故他路不胜其弊,而荆湖之人自若。权知荆南府,民有讼婚者,诉曰:“贫无资,故后期。”问其用几何,以俸钱与之,使婚。获盗窃人衣者,曰:“迫于饥寒而为之。”公为之哀怜,取衣衣之,遣去。荆人比公为子产。

召为史馆修撰,遂拜天章阁待制,判吏部流内铨,号为称职,而于选法未尝有所更易。人或问之,公曰:“选法具备,如权衡,在执者不欺其轻重耳,何必屡更其法。”是岁,天子开天章阁,召大臣问天下事,以手诏责范公等。而议事者争言天下利害,务欲更革诸事。公独无一言,问之,则曰:“吾病未能也。”

公于荣利既薄,临祸福不为喜惧。其视世事,若无一可以动其心者,惟以天下善人君子亨否为己休戚,遂以此卒。此其为志岂小哉?岂有病而不能者哉?公诚素病,而任之以事,所至必皆有为。使其寿且不死而用,其必有所作为,岂有不欲空言而已者哉!呜呼!

公享年四十有五官至度支郎中阶朝奉大夫勋上护军爵平晋男娶周氏某县君生子某曾祖讳某祖讳某皆赠太师尚书中书令考讳某官至兵部侍郎中有贤行赠户部尚书公以某年某月某日卒于陕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某所先茔之次铭曰

  仕不为利,以行其仁。处丰自薄,而清厥身。其仁谁思,不在吏民?其清孰似,以遗子孙。铭以昭之,以告后人。


0
0
0
浏览量:306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